富二代成视频人app下载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女人如花。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

【 .】,精彩免费!

“诶,不过话说回来,小三子是不是受打击有点大啊……”

“不是有点大,是特别大。”墨暖暖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鬼灵精样。

“非哥哥知道烨哥哥失忆忘事儿的噩耗就差没‘哇’一声哭出鼻涕泡儿来,现在又被烨哥哥这么嫌弃,简直就是天下地下的强烈对比鲜明反差,简直心碎啊,心碎。”

玄之凰正吃着夜黎给她剔好的鱼肉片,边点头边接话,

“我估摸着小三哥这会儿肯定自己跑哪个疙瘩角去偷偷挫挫的抹眼泪了。”

“这么一说,我们刚刚是不是应该把小三子留下一起吃啊?就这么让人家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走了,还饿着肚子,感觉怪不厚道的诶……”玄煜喝着汤,嗷嗷说得含糊不清。

……

季天沫一脚踢过来,

“就是啊,们的万年兄弟姐妹真爱呢,啧啧,我都要开始忍不住同情那只傻瓜蛋子了……”

“妈咪……”玄煜和玄之凰一起喊,亲妈好意思说我们嘛。

季天沫转头看过来,朝玄烨指了指手,

“老大说是不是?”

玄烨正一边喝粥一边听他们聊天,很安静。

即便是失了忆,可一个人的性子却并不没有改变,哪怕他额头绑着白纱布,失血的脸色略显虚弱的坐在那里,也并不妨碍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霸气依旧。

大家也都热闹的看过来,一副“我们要围观”的戏谑脸。

……

然而,被季天沫点名的玄烨却像是没听见似的,抬头,一脸茫然。

怎么了?

都看他干什么?

玄煜这才想起来烨大现在失忆了,自然对他是家中老大的称呼感到很陌生。

难怪会不搭理。

“哥,妈咪在和说话呢。”玄煜提醒说。

玄烨薄唇微抿,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不熟悉他们对他的称呼。

又微微一顿,放下端在手里的碗,表情格外严肃的摆摆头,语气更认真的冷声答,

“不是。”

一众儿人齐齐一顿,季天沫笑眯眯的挑了挑眉,“怎么不是?”

……

看着大家笑得一个比一个邪恶的表情,玄烨忍不住嘴角一个抽搐,们恨不得都把“阴险”俩字儿挂额头上去了,他又没眼瞎。

→_→……

玄烨思忖半秒,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

“对于我失忆这件事情,们似乎很高兴。”

对,是高兴。

照道理来说,他失忆了,把他们这些有着血缘关系的最亲昵的家人都忘记了,变成了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从亲情上来说,这应该算不上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就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医生检查说可能是创伤后遗症造成的失忆,眼前这些人先是集体一惊,然后……就……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没有刚刚那摔门走的别扭小孩知道他失忆时候的强烈反应,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失望之情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觉错了,大家对他失忆好像还特别的……喜闻乐见?是一件好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