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人app软件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性感兔女郎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

【 .】,精彩免费!

时沐阳抬手看手腕戴着的手表,倾倾去厕所已经十分钟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想到刚刚倾倾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站起身,毫不犹豫朝洗手间方向走去了。

走廊尽头,突然一个人跑出来,还戴着帽子和口罩,鬼鬼祟祟的。

时沐阳骤然眉心一紧,飞快追上去,可是人已经不见了,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来人啊,有人锁在洗手间里了啊……”呼救声又一次传出来。

时沐阳浑身一惊,一下子慌了,也顾不上刚刚逃跑的人,转身冲进了洗手间。

“倾倾!”时沐阳抽掉门板上抵着的扫帚,开了门,看见里面满身湿透的景倾歌,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语气更是紧张,“没事吗?倾倾,没事吗……”

景倾歌被时沐阳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也有些窘,她还从来都没见过时哥哥这么惊慌的样子。

“没事,时哥哥,我没事,不过,要再用点力我就真有事了啊……”她说得有些艰难。

时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倾倾,我弄疼了吗?”

景倾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甜甜一笑,

“时哥哥傻啊,干嘛道歉!”

时沐阳怔了怔,心头掠过一抹酸涩,眉宇间净是心疼,又上下打量她,

“倾倾,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

景倾歌一摊手,

“没事啦,没有受伤,不知道是谁还玩这么幼稚的整人游戏,居然趁我上厕所把我给锁里面了。”

她没有把可能是时哥哥粉丝恶作剧的猜测说出来,好不容易约一起吃饭,不想让他觉得内疚,而且也没有什么大事。

“那这是怎么回事?”时沐阳脸色并没有好看,指了指她淋透的衣服,拿手帕擦拭她脸颊上不断从头发滴落的水。

“这个……”景倾歌可爱的皱了皱鼻子,“锁里面的时候还被泼了一桶消毒水。”

“唰”!

瞬间,时沐阳俊逸的脸颊一片戾气了,竟有些骇人,眸色也冰冷至极,暗红的怒火跳跃。

到底谁干的!是刚刚突然跑出来的人吗?

脑海里,又浮现了那道逃跑的背影,那人形体纤瘦,应该是个女人。

女人!

蓦地,时沐阳瞳孔骤缩,那个背影很像……

……

景倾歌有些被时沐阳的样子惊到,在她眼里,饶是天塌下来,这位时大影帝都是挥一挥衣袖不皱一下眉头,绝对的我自泰然爱谁谁,发飙动怒更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时哥哥竟然因为她破功了,景倾歌眼角一个抽出,瞬间有种对不起影帝万千粉丝的强烈愧疚感,罪过啊,罪过……

“不对,时哥哥,我有事欸~~~”景倾歌故意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时沐阳又被拉回神,一下子紧张得不得了,握紧了她的肩膀,

“哪里有事!还是受伤了对不对!”

“我还没吃饱啊啊!”

“咳咳……”时沐阳噎了,又好气又好笑,宠溺的揉揉她的头,“真是拿没办法。”

景倾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