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食色变成怎么了

♂? ,,

“恩?!”

听到梁老的话,定侯远心里顿时猛地一沉,直觉告诉他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但仔细想去却又摸不清到底忽略了什么,只能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对梁老说道:“是说,他是们夜刃的人?!”

“对啊!”

虽然定侯远的脸色出奇的难看,但梁老却依旧点了点头承认了。

见梁老点头后,定侯远心中的火气蹭地一下就升了起来,指着不远处那些残缺不的尸体怒声向他喝道:“那看看们夜刃出来的人都干了什么好事吧!而且,他不仅杀了我们司令部这么多高段能力者,更是亲口承认了绑架轩儿的这件案子跟他有关!作为夜刃的直接负责人,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

“这……”

见此时的定侯远犹如一头被彻底激怒的老虎,梁老不禁有些尴尬,挠了挠头瞪了一眼天上的林城后,试探着对定侯远说道:“不然……不然这样吧,我先试着跟他沟通一下,如果沟通不顺利的话,我就负责亲自把他抓回夜刃严加审讯如何?”

“不行!”

没等梁老说完,定侯远便怒声将他打断了,“他嘴里可是有轩儿下落的,抓住他之后必须由我们司令部亲自审讯!”

“这就不太合适了吧?”

见现在的定侯远明显不准备再给自己留什么情面了,梁老的脸色忍不住也拉了下来,“无论如何,林城现在都还是我们夜刃的人,不论他做了什么错事,都要由我们夜刃亲自审讯或是判刑!这是夜刃成立之初大家一致通过的决定,定司令现在强行要从我们夜刃手里要人,恐怕不太合规矩吧?而且……”

骑单车去海边玩耍的女生

说到这里,梁老见定侯远的脸色愈发的难看,明显已经忍不住要发飙了,于是又接着道:“林城的实力我觉得在场的各位没有比我更了解的了,如果们司令部强行要人的话,我就不能再保证对方会顺利配合抓捕!”

听到这里,定侯远这才稍稍消了些火气,不过却依旧对梁老明显有些包庇的行为很是不满,冷哼一声后说道:“不用了!既然们夜刃摆明了想要包庇这个杀人犯,那就算对方主动配合们的抓捕,之后的处罚力度我也不敢相信们夜刃能做的有多严格!现在,我以司令部的名义命令们,立刻配合黑山集团的能力者,对林城进行抓捕!”

听到定侯远的喝令,梁老有心再反驳几句,但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说到底,夜刃虽然属于独立于所有部门之外的特殊部门,但整体上却依旧归属于蓝海基地,虽然感情上本能地倾向于包庇林城,毕竟对方现在闹了这么大,脑子里绝对已经打探到不少他们夜刃急需的信息,但有了定侯远从旁插手的话,自己依然还是要考虑到整个夜刃的存亡的。

而前方正在围观定侯远和夜刃交涉的林城和张老五此时也已经心中有数,林城更是冰翼一扇直接向上飞去,而张老五则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用力一挥手对附近的手下喝道:“行了,摆好阵型准备上了!”

“上上上!”

“可算是能活动活动筋骨了!”

“对啊,听着这些官老爷说话真不如好好打一架来的痛快!”

“别他妈废话了!注意阵型!”

听到张老五的喝令,那些手下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先是乱糟糟地摆了一下阵型后,便迫不及待地向林城追去!

看到身后追来的一群壮汉,林城略显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掏出一颗能量豆抛进嘴里,待体力再次恢复满后,一震双翼,随后就见两股暴风雪突然自两旁的冰翼中飞出,一边极速扩大,一边向那些能力者席卷而去!

“小心,这家伙的能力是控冰,不要被这些风暴卷到!”

“散开!散开!”

“呼——!”

“我靠!我的脚!”

“老李,快带黑子去一旁解冻!”

同样面对林城召出的暴风雪,张老五这些手下的反应却比司令部那些能力者强得多,显然是在来这里的路上就已经了解了林城的能力特性,此时看到这两股暴风雪后,竟直接放弃了追捕的脚步,一个个速度极快地向两旁退去!

随着两股暴风雪在身后空无一人的地面上肆虐了近十分钟,已经远远飞到高空中的林城却发现,这两股暴风雪竟然根本没伤到几个人,更别提干掉谁了……

“这就很尴尬了……”

见自己一招放出却没有收获到想要的结果,林城不禁撇了撇嘴,有些无奈地吐槽了一句后,正要换一招对付下面那群逃过风暴袭击后对自己疯狂嘲讽的蠢货,却忽然听到一阵极快的破空声从自己脑后传来!

想也不想,林城冰翼一扇,整个身子“嗖”地一声便疾速离开原地,同时冰剑三百六十度一甩,就见一圈锐利的冰晶圆环直接在他身后凝结起来,瞬间便将那名长着一双棕黑色羽翼的偷袭者给困住了!

“就是那个觉得我没什么了不起的飞行能力者吧?”

困住这个‘鸟人’后,林城忽然发现这家伙有些面熟,仔细观察了几眼才发现,这不就是之前那个在地面上的时候说自己也能飞的能力者吗?

“呸!有本事就杀了老子,哪那么多废话!”

可这家伙的脾气却冲的很,挣扎了几下发现完无法挣脱这圈冰环,甚至双臂由于挣扎太过用力已经被割破两道不浅的伤口后,索性一脸光棍地对林城骂道!

莫名其妙被喷了一句,林城感觉自己也太冤枉了,对方以多打少不说还搞偷袭,现在被自己发现了又充英雄,合着不管怎样自己都已经成了大反派了呗?

“如所愿!”

心情不佳之下,林城索性双手用力一握,就见那圈困住‘鸟人’的冰环突然间开始缓慢收缩起来!

“……先等一下!”

隐隐感觉情况不太对劲,刚放完狠话的‘鸟人’顿时开始慌了,一边用力挣扎着想要逃出这圈冰环的束缚,一边颤声对林城哀求道。